披着“共享”外衣们的租赁公司们,现在过的怎么样了?-股迷之家
当前位置 股迷之家 配资头条 正文

披着“共享”外衣们的租赁公司们,现在过的怎么样了?

披着“共享”外衣们的租赁公司们 ,现在过的怎么样了?

​“中国新四大发明”更像是共享自行车的广告语”。真实的“创新”是没有创新,只有一群等风口的猪。

2015年是“共享经济元年”。从单车风潮开始,共享经济已经由单一项延展到共享充电宝、共享雨伞、共享住宿……

中国共享经济的迅速发展,已经在许多细分领域生根发芽,互联网经济显现一片新蓝海的景象。

如今4年过去,他们活的怎么样?

单车已死?

​作为共享经济的先行军,共享单车一开始就赢得了VC、PE等风投资本的青睐。2015年也是共享单车生长最快的一年,在缺乏有效监管下,公共场合全是各式各样的自行车,有人调侃道:制约共享单车行业发展的最大瓶颈集恐怕是“颜色不够用”。

除了让人眼花缭乱的颜色外,单车平台最大的失误应该是没有培养出核心产品竞争力。共享单车的竞争,实质上是同质化竞争。说来说去噱头不少,但其实就是一辆自行车的事,买个流水线谁都能造出来。

在初期,单车竞争最激烈的也是市场份额之争,谁投的车多,谁就占比大,现在看来,共享单车头部平台普遍缺乏创新动力来降低用户使用成本,反而是涨价“收割”互相攀比,态势还有过之而不及。一开始共享单车打出“解决出行最后一公里”的口号。虽然抓出了人性的懒惰心理,但也低估了人们的忍耐力,毕竟有钱人都买车了,穷人才共享。

竞争也没给用户带来实质上的便利,虽然出发点是“共享降低成本”,最后涨的却是刚需用户的价,已经习惯使用共享单车的人可以发现,近期单车的使用价格已经不那么亲民了,拿摩拜、哈啰来说,摩拜的季度卡快飙到了100元,再怎么打折一年也需要近200元,(有这钱为什么不买一辆自行车?)哈喽单车的单次使用价格也从1元/1h到现在的1.5元/0.5h。

风投资本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。共享单车虽是风口红利,但也不是来钱快的行业,钱一烧完,剩下的只有一地鸡毛。也难怪有人称:“活下来的单车都是没有融资的”。

回看去年ofo的爆雷,一时间墙倒众人推。曾经的“中国单车开创者”,钱多到没地花的小黄车,光是在退用户押金这一项就走向了破产的绝境,如今,仍然有1500多万人排队等着退押金。

​小黄车的棺椁上,模糊的显现着中国共享经济真实的样子。

王思聪看衰的充电宝

一只脚已上岸

17年共享充电宝融资兴起之时,王思聪与陈欧定下了轰动一时的“吃翔赌局”。王思聪表示:“共享充电宝要是能成我吃翔,立帖为证”。

聚美优品的财报显示,街电2018年营收超8亿,营业利润约3700万元。目前看来,陈欧暂时性的赢下来了这个赌局。

今年,各大充电宝企业相继涨价。

充电宝企业“三电一兽”(街电、来电、小电、怪兽)均宣布开始盈利,与还在亏钱的共享单车相比形成鲜明对比。

目前街面上共享充电宝成本价在30-35元之间,按照常见2元/一小时收费计算,充电15次就可收回充电宝投入成本。充电柜小型机柜成本在400-600元之间,大型机约为2500元/台,几个月便可回本。如今涨价之后,使用频繁的场景回本周期可能更短。

涨价的背后是网友普遍的吐槽:“这个价格都能买一个充电宝了”。以前共享充电宝的价格是1~2元/h,今年涨到了3元/h,甚至有部分租用价格高达8元/h。

截止2019年上半年,街电累计用户量已达1.07亿,成为共享充电宝行业累计用户量首个破亿级别平台。

​从一开始不被看好,到如今“逆袭”,共享充电宝如何上岸?

和共享单车一样,共享充电宝一开始也被认为是伪需求。充电宝容量的扩大、飞机高铁上的USB充电、以至于便利店都有充电口,还有人想做共享充电宝的生意。

事实上和共享单车的“最后一公里”一样,用户的懒惰性还是被低估的。在互联网如此发达的时代,出门一部手机就能解决,还指望人们再揣一块又大又重的充电宝?

共享充电宝也在场景上做了文章。只有不同的场景才能卖出不同的价格。比如人员流动频繁的超市、景区、饭店、影院、KTV、医院等场所。业内人士曾经打过比方,“共享充电宝每个小时的定价应该与该场景每瓶矿泉水的价格相同。”就和一罐可乐定价2.5,在酒吧能卖到20一个道理。

充电宝的发展也让商家对入场费有了更高的话语权。以前充电宝的入驻有导流作用,商家不仅不会收钱还会免费。但随着充电宝的水涨船高,商家也开始收取高额的入场费。

4月有人在网上爆料,共享充电市场竞争激烈,怪兽充电在一些城市的商家入场费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,甚至还有高额分成给予商家。而一些小商家的入场费通常是和充电宝五五分成,按地理位置和人流量分布看,从几十块到几万不等。

虽然共享充电宝已经开始盈利,但是商家也想分一块肉,说来说去,行业盈利最终还是体现在市场用户身上。

也难怪为什么充电宝企业已经盈利了还要铤而走险涨价。

但共享充电宝的最大障碍还是押金,在模仿哈啰单车信用免押金上,共享充电宝也在享受这一红利。

《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行业发展分析简报》显示,2019年共享充电宝信用免押金订单占比已达到95.4%。不但免押金,还可以直接在小程序中使用APP,这成为共享充电宝行业增长的关键。

这一问题的解决并开始盈利,正是上岸的那只脚。

还有一只脚陷在泥潭里。除了租金外,共享充电宝其他有效变现渠道有限,比如盈利方式单一,这次涨价更加证实了这个痛点。还有专利纠纷,恶性竞争,前景不免让人担忧。

写到这小编猛然想到,这究竟是“共享充电宝”企业还是一群充电宝租赁公司?未来,必然会出现更多“共享”的产品,能否做到真正意义上的共享、普惠,值得深思。

作者: 徐小明

徐小明是一位新浪著名股票博客写手。其博客内容全部是股市操盘信息,吸引了大批网民点击,曾获中金在线举办的“2009年度最受欢迎财经博客评选”财经博客百强。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