滴滴顺风车性别歧视?回归7城,先得罪了一圈女乘客!呵呵-股迷之家
当前位置 股迷之家 配资头条 正文

滴滴顺风车性别歧视?回归7城,先得罪了一圈女乘客!呵呵

滴滴顺风车性别歧视?回归7城,先得罪了一圈女乘客!呵呵

如果不是去年两起安全事故,滴滴或许已经上市了。

2018年5月5日晚,郑州空姐李某乘坐滴滴顺风车回家途中遇害,随后滴滴启动一周安全排查工作。同年8月24日,浙江乐清女孩赵某乘坐滴滴顺风车遇害。

三天后,滴滴在全国范围内下线了滴滴顺风车业务,并宣布将对顺风车业务模式重新评估,在安全措施没有获得用户认可之前,无限期下线。同时免去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黄洁莉职务,免去客服副总裁黄金红职务。

虽然网上对滴滴是一片骂声,但不能否认滴滴顺风车确实方便了不少人的出行。

2019年11月6日,滴滴在官方APP等渠道上公布了最新产品方案,同时宣布滴滴顺风车将于11月20日起陆续在7个城市上线试运营。滴滴出行官方称,“首批7个试运营城市上线后,将根据试运营城市的用户反馈,持续优化产品,改进方案,之后再决定下一步开城计划”。

数据显示,滴滴顺风车2017年GMV接近200亿元,净利润接近9亿元,而同年滴滴的整体净利润才10亿元。也就是说,滴滴90%的利润都来自顺风车业务。

滴滴曾披露,截至2017年末,滴滴顺风车注册车主3000万人,注册乘客1.6亿人,日均订单200万单。

资本上的突飞猛进让滴滴在行业里尚无敌手,但在两件事故后,滴滴也不得不停下脚步。

滴滴创始人程维、总裁柳青在8月事件后的道歉信中坦承,“我们的好胜心盖过了初心。在短短几年里,我们靠着激进的业务策略和资本的力量一路狂奔,来证明自己。但是今天,在逝去的生命面前,这一切虚名都失去了意义”。

如今顺风车回归,滴滴也聚集监管部门、媒体、公众和竞争对手的目光。面对众多迥乎的态度,观望、批评或是虎视眈眈。对滴滴来说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整改的如何了?是否落实?相关安全整改措施实际作用有多大?

从滴滴发布的《滴滴顺风车试运营方案》中我们窥探一番。

20点以后“拒载”女性乘客?

“怀着敬畏之心重新出发……我们将首先提供5:00-23:00(女性5:00-20:00)、市内中短途(50公里以内)的顺风车平台服务,试运营期间不收取信息服务费”。

不知道滴滴是怀着何种心情将女性乘车时间标注在括号里的,但将时间局限在“5:00-20:00”,很显然是为了保护女性乘客。

但是这种保护是矫枉过正还是别无他法?网上很多人都在就此争论,有网友甚至表示“外国人都称中国是最安全的国家,现在被滴滴给打破了。”言论虽然颇为激烈,但也表达出了大众对安全呼吁的声音。

再扯到女权主义上那就更难解释了。

滴滴顺风车安全产品经理赵家农曾表示,滴滴将开启女性专属保护计划:“女乘客和女车主可以看到合乘用户的一系列信息,比如当前接单车主驾龄、车龄,通过人脸识别的具体时间等。而在长距离出行等特殊场景下,平台也会要求合乘用户多次人脸识别,提醒女性用户开启行程分享,并自动对行程进行录音等。如发生轨迹偏移、长时停留等异常情况,会对用户进行预警、询问用户反馈是否安全等。”

说了这么多,如果滴滴做不到防患于未然,都是白搭。

如果对待女性乘客单靠出行时间上的禁止,并不能做到百分之百的隐患排除。要知道,乐清案件受害者就是在白天乘车被司机杀害。

可以肯定归来的滴滴会改过自新,但是这个度,滴滴肯定没有把握好,甚至是因噎废食。从侧面看,仅将女性乘客排除在夜间乘车时间段,意味着滴滴对目前的运营方案并没有充分的信心,或者说只是暂缓之计。也能看出滴滴怕了,在公众、监管的压力下犹豫不决,在没有找到最佳保护女性乘客方案前,滴滴好像也只能如此。

以前顺风车是打着方便、便宜的旗号,随时随地能用,现在某一时间段,女性就享受不到这种服务。如此看来滴滴顺风车就是不严格意义上的顺风车业务。

况且这种要求还有漏洞,如果女性乘客在19:30乘坐顺风车,20点还未到目的地该怎么算?一刀切的规定并不可取,滴滴在舆论和各种监管下畏手畏脚,连服务业最基本的人性化都遗失了。

全面去除社交化

其次就是去社交化,顺风车整改后实施了“全面去除社交功能”、“消除历史订单信息”、“禁止合乘双方自主编辑评价内容”等动作。

此前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黄洁莉就曾说过“顺风车是一个非常有未来感、非常sexy的场景”。

不仅滴滴,阿里也不止一次插脚社交。

早在2016年11月29日,支付宝就推出了社交圈“校园日记”。但因用户上传大尺度晒照而引发争议。对此,支付宝母公司蚂蚁金服董事长彭蕾发布内部信,称“错了就是错了”,“所有打擦边球嫌疑的圈子立刻解散”。“校园日记”也在上线后两天就停止服务。

若不是滴滴提前爆雷,还不知道滴滴所谓的“sexy场景”会衍生出什么来。但滴滴现在的一系列做法也值得肯定。

最重要的是滴滴引入失信人筛查,除了联合公安机关对注册车主进行综合背景审查,公开可查询的失信被执行人也无法成为顺风车车主(王思聪也开不了顺风车)。

“同时秉承司乘平等的原则,我们将原有的“信任值”升级为“行为分”,根据用户最近收到的评价、投诉等信息进行履约、友好等多维度综合评估,更有效地引导双方在平台上的“好行为”,打造友善出行环境。”

但与前面直接一纸禁令相比,现在的“行为分”又好像过于轻松了,虽然门槛提高了不少。

小编认为应当将“行为分”的惩罚提高,比如说一次投诉就停止车主服务,做到像政府“扫黑除恶”那般严查严打。不过好像也不太现实,毕竟滴滴和车主是利益共同体。

顺风车的“征地争夺战”

再谈滴滴顺风车为何急迫地整改后就上线。

滴滴面临的不仅仅是社会舆论和监管,更大的威胁是来自竞争对手的趁势崛起。

在滴滴离开的400多天,多个对手进入到这个行业,此时回来,最大的原因是要夺回顺风车的阵地。

老大倒下遗留的巨大市场份额,让一众众小弟馋在眼里,放在行动中。

2019年初,哈啰出行上线顺风车业务,哈啰顺风车业务迅速在全国开展。

2019年6月,高德在武汉、广东上线顺风车,以“真公益,真顺风”为口号,坚持不以营利为目的,坚决不打补贴战。

2019年9月,曹操出行开始试运营顺风车,目前已覆盖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等在内的20个城市。

上述运营企业都有一个共同点;试运营阶段都不抽成、不收信息费。

但还是被滴滴吊着打。

以2016年为例,这一年是滴滴顺风车业务上线一年且飞速发展的阶段,当时有这样一个数据:“自2015年6月1日业务上线至2016年5月31日的一年时间里,滴滴顺风车平台共运送2亿人次出行,总行驶里程达到29.96亿公里,使用乘客数突破3000万人,覆盖城市已经达到343个。”

随着滴滴顺风车上线和产品方案的实施,安全事故是否能在可控因素里避免、女性乘客“限乘”是否能更人性化,用户会不会对顺风车再次信任、都决定着滴滴后续”顺风路“的走向。

作者: 徐小明

徐小明是一位新浪著名股票博客写手。其博客内容全部是股市操盘信息,吸引了大批网民点击,曾获中金在线举办的“2009年度最受欢迎财经博客评选”财经博客百强。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