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秒卖出25.5万张电影票,几百场线下活动比不过网红代售-股迷之家
当前位置 股迷之家 配资头条 正文

6秒卖出25.5万张电影票,几百场线下活动比不过网红代售

6秒卖出25.5万张电影票,几百场线下活动比不过网红代售!

近期,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主演胡歌、桂纶镁来到了李佳琦的淘宝直播间,通过灯塔与淘宝直播共同搭建的“冲击播”举行了线上路演,并积极与现场粉丝展开互动。

在直播间中,胡歌还用武汉话模仿起李佳琦的经典语录”所有女生、我的妈呀、oh my god”。是的直播一度人声鼎沸,同时在线人数高达六百多万。

直播结束后,这场“线上路演”创造了6秒卖出25.5万张电影票的夸张成绩,电影营销又一次在直播电商成功破圈,引发市场强烈关注。

早在11月5日,电影《受益人》的主创团队就亮相过薇娅的直播间,当时卖得不是女装,也不是化妆品,而是电影《受益人》的电影票,数据显示,当晚11.6万的电影票瞬间被抢光,这其中包括最开始的以及后来主办方又新添的三万多张,直到直播结束后,依然有人在询问电影票的问题。

消费者只需要先花0.1元买入一个优惠券(每个手机号限购两个),然后就可以在淘票票上用19.9元来选择场次和座位,可以在三日内兑换45元以下的正常场次。短短几秒内,电影票就销售一空。

目前来看,电影既可以依靠流量明星走遍全国,也可以通过网红主播带货,形成另外一种“流量电影”。

直播代售电影票到底有怎样的魔力,才可以让人如此追捧?

以《受益人》为例子,柳岩在今年6月份就开始直播,不但吸引了众多短视频粉丝,还将准备代售的货物推销出去。关键就是,在《受益人》电影中,柳岩饰演的就是一名生活在底层的主播,无论是现实还是电影角色,柳岩都有主播的身份,而这种身份又与薇娅相契合,又同位女性,在销售过程中,突出了电影元素,也强化了“主播”一词留在观众脑中的概率。

正因如此契合的活动,让在线人数一度突破700万,优惠的活动和便捷的支付,让准备的电影票瞬间告罄。电影播放后的数据显示,此电影的观众多为20~29岁之间的女性,且二三线城市的人居多,与“薇娅的女人”身份高度重叠。

《受益人》为什么要找薇娅,而不是别人呢?

正如前文所提,直播出售电影票一方面是为了出品服务,增加曝光量,吸引更多的观众走进电影院,以创造好口碑、好的票房。另外,宣发也是要服务的,就像买了东西,要有售后和客服一样。当观众的信赖了这种宣传方式,电影和观众的契约关系中,又增添了主播这一角色,网红可以加速电影和观众之间关系的搭建,急速产生信任和流量。

薇娅的用户画像和《受益人》的用户画像相似,就足以说明,《受益人》找到了适合自己电影内容和风格的主播。

那为什么选择直播电商呢?

2019年,淘宝直播、抖音快手等短视频横行,传统电商赛道根本挤不过新进的短视频,带货速度快、价格低使得消费者和商家双方受益。

也就是说,无论是商家还是消费者,都希望能通过网红打开市场,经历这一关后,电影票也更好卖了。

在开拓这条赛道之前,很多电影创作团队都选择电影路演的方式获得曝光度,例如今年创造国产动画票房奇迹的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,在播放期间举行了“17天16城”全国路演活动,触达全国85家影院,吸引了一大批三线城市以下的消费者前来观影。

但是电影路演成本消耗过大、治安、场地、明星的档期等因素都严重制约了电影。更多时候,可能会有费力不讨好的结果,很多电影因为宣传的好,播出来的效果如果不尽如人意,就会获得更多反对的声音。

正因如此,很多电影创作团队将更多的投入在短视频以及直播上,比如各种电影情节配合相似音乐的混剪,给人视觉和听觉的冲击,引发共鸣,在抖音上就能获得上千万的播放量。这种方式既宣传了电影,同时也节省了开销。

目前电影的宣传模式在线下路演、短视频宣发、线上路演的基础上,又增加同带货网红及主播的环节,无论哪种,都具备各自独特的优势,互相配合,找到自己电影最适合的方式互相结合,就会创造更优秀的价值。

不可否认的是,对于影视产业来说,网红及其背后的巨大流量,对于产品的传播、推广等都起到了一定作用,在“万物皆可带”的大环境下,网络直播间或许成为电影宣传“新渠道”和必争之地。

作者: 徐小明

徐小明是一位新浪著名股票博客写手。其博客内容全部是股市操盘信息,吸引了大批网民点击,曾获中金在线举办的“2009年度最受欢迎财经博客评选”财经博客百强。
返回顶部